欢迎来到 - 百读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深夜翻墙上网吧坠亡 “反恐”游戏吞噬高三男生

时间:2019-02-28 17:07 点击:
深夜翻墙上网吧坠亡 “反恐”游戏吞噬高三男生 反恐

深夜翻墙上网吧坠亡 “反恐”游戏吞噬高三男生

当时,少年就是从这里爬下

自从本报4月10日报道了《陶宏开叫板陈天桥》、4月24日报道了《12岁孩子挥刀逼走外婆》以后,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。不少父母都感同身受,给本报热线打来电话,诉说面对自己染上网瘾的孩子的无助与痛心。4月22日,一位岳阳的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,告诉我们一个活生生地发生在她身边的悲剧:岳阳某中学的高三学生郑汪(化名),为了从学校宿舍偷跑出去上网玩游戏,从三楼失足坠下身亡……“网毒”就这样又吞噬了一条鲜活年轻的生命。您如果有什么办法可以帮网瘾少年一把,欢迎拨打本报热线:(0731)4839110。

深夜翻墙上网吧坠亡 “反恐”游戏吞噬高三男生

这么久过去了,地上的血迹还是清晰可见

“他不在寝室,就是在网吧;他不是在网吧,就是在去网吧的路上。”郑汪的同学这样介绍他的行踪。

2006年4月15日晚10时40分,湖南省岳阳市某中学高三学生郑汪,在准备去网吧的“路”上,从学校学生宿舍的三楼坠地身亡。一种名为“反恐行动”的网络游戏,牢牢地吸引了郑汪的全部注意力——就在出事的前一天,他还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网吧度过了一个通宵。

岳阳市某中学的钟校长说:“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为了去上个网,孩子们会连命都不顾,网络游戏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?网络游戏不就是一种精神鸦片吗?此毒不除,我们无安宁之日啊!”

深夜翻墙从三楼坠下

“郑汪说请我们去上网,我本来不想去的,但经不住游说,最后我和他们两个都同意了!”吴双(化名)是岳阳市某中学122班的学生,郑汪出事那天,他曾一度充当“探路先锋”。由于在四个同学中,他的个子最小,为了试探绳子的承重力,郑汪和另外两名同学彭通(化名)与潘京斌(化名)在上面拽住绳子,吴双最先顺着绳子滑到二楼的阳台上。

“当听到郑汪重重地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闷响的时候,我腿都吓软了!”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,说起当晚的一幕,吴双仍是后怕不已,“如果我体重再重一点,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我。”

在吴双和彭通的回忆中,发生在4月15日晚上的那场悲剧,被一点点还原成现实。

2005年4月15日晚上10时30分,122班班主任老师孙棉圭刚刚查完房走后,郑汪便找到吴双、彭通和潘京斌说:“我请客上网去,大家去不去?”平时较少去网吧的彭通说:“我就不去了吧,还有好多作业要做呢!”吴双回忆说,当时他也不太想去,但郑汪提出可以从楼上攀下去,不会让老师发现的。没有了这层担心,四个人决定按照郑汪的建议行事。

郑汪从一个柜子里找到了一根平时用来跳绳的绳子,比试了一下,大家决定用这根跳绳一个个吊下去!吴双身子最轻,他第一个下去。可是,当绳子晃到二楼的阳台上时,吴双死死地攀住二楼阳台,落在了阳台上面,没有继续往下吊。

这时郑汪提出,让他下去。还留在三楼的彭通和潘京斌抓住绳子的一头,另一头交给郑汪。就在这时,悲剧发生了。郑汪刚翻出三楼阳台的瞬间,跳绳从中间突然绷断,郑汪头朝下摔到了一楼的水泥地上。

郑汪掉到地上后,后脑摔出了一个大洞,鲜血迅速向周围蔓延,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水泥地。“至少流了几百升鲜血。”事发后很快就赶到现场的校长钟某痛惜地说。在他手指的位置,一大堆砂子铺在地上,透过砂砾,已经呈黑色的血迹依然十分清晰。

是班上网瘾最大的学生

孙棉圭,42岁,一位颇具教学经验的中年教师。4月15日晚上10时30分,担任班主任的孙棉圭像往常一样来到男生宿舍楼查房,这也是他每天下班之前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。晚自习后,一些网瘾较大的学生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溜出校园,到附近的网吧去上网。这些学生一去就是通宵,第二天上课时便蒙头大睡。因此,所有的班主任都会在这个时候,去看看自己的学生是否回了宿舍。

当晚,他在122班宿舍看到郑汪正坐在自己的床上。只要郑汪在,孙棉圭悬着的心就要放下一大半。“不会再有哪个人的网瘾比他还大,只要他在,我就基本放心了。”孙棉圭似乎高兴得太早了:“我回家还不到十分钟,就传来了郑汪摔下楼的消息,跟着送到医院后,孩子就被宣布脑死亡,10分钟后,郑汪的心脏停止了跳动。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!”说完这些,孙棉圭眼里闪着泪花。

孙棉圭说,对郑汪惹上“网毒”的事,他早就知道,花在他身上的精力比别的同学要多得多。“郑汪从三中转来时,他的父母就告诉过我,孩子有点网瘾。为此,他们还专门找了一个在学校任职的亲戚,帮忙看管郑汪。然而,他最终还是没有逃出网络游戏的‘毒手’……”

离学校不到500米的范围内,街道两旁有六家规模大小不一的网吧。这就是郑汪经常去的地方。孙棉圭说,仅今年上学期,他就在这些网吧找到过郑汪4次。“原因很简单,晚自习后,郑汪如果不在宿舍,就肯定在网吧,如果不在网吧,就肯定在去网吧的路上!我那几次去宿舍查房时,在宿舍没有见到他,便一家一家地找过去,果然在某间网吧里找到了他。”孙棉圭解释道,他所在的这所学校是一所高考补习学校,大部分是寄宿生。寄宿生是不允许晚上外出的,郑汪为了出去上网,下晚自习后便混在没寄宿的学生中,悄悄地溜出去。

聪明孩子沉迷“反恐

在学校附近的网吧,记者与几名上网的少年聊天,想了解一些郑汪的情况,但所有的人都表示不认识郑汪。吴双说,他们班现在再也没有人去上网了,同学们再也不会去网吧消磨时间。当问到郑汪上网时最喜欢干什么时,吴双和彭通都说,郑汪有时也上QQ聊天,但玩得最多的还是游戏。

孙棉圭也补充道,自己每次在网吧找到郑汪时,他都是在玩一种名叫反恐行动的游戏。“反恐游戏是一种刺激性很强的游戏形式,每次参加战斗都有积分增减,而升级则成为玩家的追求,虚拟的胜负刺激得玩家不停地去参加战斗。这大概就是让郑汪完全陷进反恐游戏中的原因。”孙棉圭说。

郑汪就读的这所中学,大部分学生是复读生。郑汪的父母认为,孩子很聪明,努点力考上大学应该不成问题。钟校长也说,郑汪以前的学习成绩不错,只要不迷上网络,至少可考个本科二批院校。

郑汪其实也明白应该好好学习。和他关系较好的同学说,郑汪有时会流露出悔恨的想法,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,想在最后一个学期冲刺一下。可是,每次后悔完没几天,他又会控制不住自己,悄悄地跑去网吧。

“他还欠一些网吧的钱呢,附近一些小吃店也有他的赊账。”孙棉圭说,长期上网是一笔不小的费用,没有钱了,他就回去找父母要,没有要到时就赊帐。

鲜血的惩戒能走多远

今年58岁的钟校长是一位老教育工作者,在某市一中当过8年骨干教师,到这所补习学校又连续工作了18年,有着非常丰富的办学经验。然而,面对“网毒”的侵入,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